酒Ju

It's me. In the trenches.
肾虚少女的日常

 

虫子

我是不怎么怕虫子的。

小学的时候一到春天,大家都去抓那种柳叶里的小白虫,大概是毛毛虫幼崽什么的,头部一个黑色的小点。

我跟傻葛tree也去找,校园一圈全是柳树,我们踮着脚尖把卷成条的嫩柳叶一个个撕开。

我从来没找到过,不过那种抱着忐忑的心情轻轻撕柳叶的感觉,啊有点刺激。

葛tree倒是挺能干,某个大课间她一口气找了好多。我们把它们放在我从家里找到的妈妈的旧首饰盒里面,戳上几个小孔,免得它们憋死,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桌洞里。

结果上数学课到一半的时候,同桌跟我说,虫子爬出来了。

现在已经想不起来是我没盖好盖子,还是同桌故意恶作剧,总之小白虫爬上了我的大腿,那时候好像穿的还是短裤。

啊好像有点恶心的样子。

之前有次在车上,发现车窗外沿那里,爬着一只很好看的毛毛虫。

没错就是很好看,浅绿色的,有红色的小点,头部的触角还是彩色的。

原来它们在变成蝴蝶之前也能很美。

另外就是,最近发现家里多了一种虫子。

晚上我在小方厅开着护眼灯用笔电的时候,总有虫子不要命的往灯管里钻。被烫了一下,掉了下来,还不死心,仍是扑上去。

多数时候我是懒得管它们的,虽然我有随时决定它们生命的自由。

有时候掉得离我太近,我就吹走它们。不过偶尔被它们一次次扑上来搞得烦了,我就抽一张纸巾,压上去。

最近出现的这种虫子,黑色的,好像有甲克。

我用纸巾压上去的力度已经不小了,抬起手的时候它居然还能飞,吓得我赶紧补刀,又压了两三下它才不动了。

怎么那么顽强呢,有点佩服。

  3 2
评论(2)
热度(3)

© 酒J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