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Ju

It's me. In the trenches.
肾虚少女的日常

 

【碎碎念】写于06.27

昨天结束战斗了。


喔不我是说结束了这四年的战斗。

 

还得再战呢。

昨晚十一点多的时候反而嗨起来了,本来在看鸡汤,看着看着就看到了原创耽美【出息呢\(;´□‘)/】

 

两点准备睡了,在这个不常睡的、一米宽的小床上,我翻来覆去找舒服的姿势,但总觉得侧睡的时候像是要把眼珠子压爆。

 

咳,可能只是凉席铺得有点硌的副作用。

 

总之我找了一个算是平躺也算是侧睡的姿势,感觉还不错,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,我大概是梦见了我妈说的幼儿园老师。

 

就是前天,我妈说在考场附近遇见了我的幼儿园老师,姓什么来着我也忘了,她问我记不记得那老师,我说怎么可能啊,小学的事我都不记得了。

 

好了现在说梦,我梦见我跟我妈一起碰到了那位老师,我好像是下意识躲了起来。然后我妈就跟她控诉我近两年体重猛增,那老师说咦怎么会我记得她小时候瘦得不行啊。我妈一听来劲了,要把我叫过去,那老师也说好不容易碰见就让我见见呗什么的。

 

好吧我是个……呃,怎么说,不算念旧的人?就像在考场遇见了以前的同学,她还跟我对视了一会,我也没跟她打招呼, 她看过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看回去,第一反应是咦有点眼熟,然后马上就意识到可能是她了,但我就是没say hi【是说我还戴着口罩她可能也没太认出或者不确定是我】

 

不过考完数学去看了看她桌上贴的姓名。真是那孩子,她基本没怎么变啊。

 

好吧偏题了,我就是想说我不太喜欢见故人这种感觉,大家都变了,多多少少的,我觉得遇见会有尴尬的成分吧?也许归根结底是我没有在想他们。

 

回到梦的话题,当时老师跟我妈都叫我过去,然而我却不想(你看梦里的我也是这样),心里正尴尬的时候我眼前一白。


然后就疑似经历了鬼压床_(:з」∠)_


感觉是浑身不能动,也不能发出声音,因为之前做梦的时候也是浅睡眠状态,所以意识很清晰,然而却完全动不了,想喊却只能从嗓子眼里挤出哑声。


还好这种状态没维持太久,过一会就好了。


不过我没出息的摸出手机给俺妈打了电话,把她从502的卧室叫了过来_(:з」∠)_


第二天我就搬回自己卧室了。


 


 
评论

© 酒Ju | Powered by LOFTER